从砍树卖钱到养林护绿,塞上湖城

  盛夏时节,鸣翠湖碧叶连天,百亩荷塘艳压群芳;雨后初晴,阅海湖晨雾缭绕,烟波浩渺仿若仙境;斜阳西下,北塔湖波光粼粼,水光湖影中倒映万家灯火……
  地处西北的宁夏银川市,经过近20年的“塞上湖城”恢复重塑,沿着生态立市、人水和谐之路护水、治水、用水,谱绘出一幅“城在湖中城愈美,湖在城中湖更秀”的塞上新景。
  入诗入画 一城湖光半城景
  七月,位于银川市兴庆区的黄沙古渡国家湿地公园,游人如织。泛舟湖上,碧波荡漾,鸥鸟啼啭。错落的芦苇丛不时挡住视线,转个弯绕过去,一幅山水画卷就在眼前缓缓展开。
  “原本想来看看沙漠风光,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湖泊、湿地,这景色哪像大西北?”来自辽宁的游客沈维文感叹,眼前所见改变了他心目中的印象。
  很多初到银川的人,都会发出“想不到”的惊叹。银川平原得黄河灌溉之利,自古沟渠纵横、湖泊棋布,历史上更有“七十二连湖”之说。古诗词中,“月湖夕照”“汉渠春涨”“连湖渔歌”“南塘雨霁”等景观,总能引发文人墨客的创作冲动。
  “如果用一种颜色来画,银川应该是蓝色的。”在宁夏书画院院长周一新眼中,每年五月至十月是银川最美时节,碧空如洗,水天一色景无边;百水绕城,波光湖影入画来。
  宁夏摄影家陶克图说,过去几十年间,镜头下的银川变化明显,以前拍风景多是拍地面上的,而如今水中倒影也成了摄影爱好者“新宠”。“我原本不太喜欢拍风光,可看到满城湖光总是禁不住按下快门,觉得不拍就可惜了。”
  “塞上湖城”有多少湖?根据最新普查结果,目前银川市有湿地面积5.3万公顷,其中湖泊湿地近1万公顷、河流湿地约2.2万公顷。全市有自然湖泊、沼泽湿地近200个,其中面积在100公顷以上的湖泊有20多个。
  如今的银川,一城湖光半城景,“晒湖”成了不少市民的日常习惯。翻翻“朋友圈”,《塞上湖城新雨后
艾依河畔醉斜阳》《湖城百水流 夜航灯如昼》《湖连湖 塞上珠》《大美阅海
韵律湖城》等图文,不仅记录了市民家门口的四季秀美风光,也不时溢出老百姓诗情画意背后的获得感、自豪感。湖韵,成了银川人为之骄傲的一张亮丽名片。
  治水护水 湖光重滟鸟复鸣
  今天的银川河清水畅、湖泊增多,然而,“塞上湖城”曾经一度也面临“湖枯水臭城失色”的困境。
  “举例说,21世纪初,银川城内外1000亩左右的天然湖泊只剩十来个,彼此相隔甚远,水源枯竭,生态退化。”银川市水务局副局长张国庆说,由于围湖造田、填湖盖楼、工业污染等因素,曾经的湖泊群日渐萎缩。
  痛定思痛,渐失湖光水色的银川,致力寻找“失而复得”的途径。2000年以来,银川以重塑“塞上湖城”为目标,逐渐探索出一条生态立市、人水和谐的水生态环境建设之路。
  过去十多年间,银川坚持生态修复和景观提升并重,通过连通扩整河湖水系,修复保护湿地生态,治理“龙须沟”和黑臭水体,提升水系岸线景观等举措,建设绿色空间相隔、湖泊水系相通、公园绿地环拥的城市水系。目前,银川水系水域面积占城市建成区面积的10%,在西北地区位居前列。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银川市委书记姜志刚表示,银川水资源丰富、湖泊湿地较多,要保护好、利用好、开发好;要把湖泊、河流、湿地全部纳入生态红线,面积只能增、不能减,只能扩、不能缩,只能退、不能占。
  事实上,近年来,银川市人大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强鸣翠湖等31处湖泊湿地保护的决定》等5个决定,为依法保护水资源和水生态环境提供制度保障。
  湖光重滟鸟复鸣,生态环境的变化连远方的“客人”也已感知。近几年,从昆明北迁至西伯利亚的红嘴鸥每年春天如约而至,将银川作为漫长迁徙路上的中转站。湿地的芦苇荡里,黑鹳、中华秋沙鸭、白尾海雕、大天鹅等国家Ⅰ级、Ⅱ级保护动物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共生共荣 以水为镜鉴和谐
  从湖泊棋布、鱼跃鸟鸣,到水枯湖干、生态恶化,再到如今“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银川在人与水寻和谐、城与湖谋共生中,交出了一份水生态文明建设的高分答卷。
  “‘塞上湖城’的水是自然赋予我们的一面镜子,以水为鉴,映射出的不仅是波光湖影、万家灯火,更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陶克图说,人水和谐、共生共荣是生态文明的最好体现。
  优美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目前,银川国家级、自治区级、市级湿地公园分别达到5处、6处、8处,因水而美的“塞上湖城”先后获得了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人居环境奖等多项荣誉。目前,作为国内6个候选城市之一,银川正向“国际湿地城市”这一极具含金量的新目标冲刺。
  进一步擦亮“塞上湖城”金字招牌,水环境污染、水资源利用率不高、城乡水环境治理不均衡等问题,是银川亟待补齐的短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结合自治区生态立区战略,银川市委、政府明确提出,实行最严格的水生态保护和水污染防治措施,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为子孙后代留下一城清水。
  产业园区、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实现全覆盖;全面消除城市黑臭水体;年内关闭所有入黄直排口,确保到年底入黄水质稳定达到Ⅳ类;实施沟渠田林路湖及庄点的综合整治,让乡村百姓也能赏湖观景、亲水近水……银川市水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清晰。
  以水为镜鉴和谐,随着银川市生态立市战略的逐步落实,一个“绿色、高端、和谐、宜居”的银川正渐行渐近,“塞上湖城”的明天将更加绚丽夺目。

    3年,不过历史一瞬间。但在国有林场干部职工看来,变化可谓翻天覆地。
   
2015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正式启动国有林场改革。2016年3月,省委、省政府印发《湖北省国有林场改革实施方案》,成立国有林场改革领导小组,标志着我省国有林场改革全面启动。
   
两年多来,在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各成员单位通力协作,全省国有林场改革顺利推进,主体改革任务完成,取得阶段性成效。
    明确公益属性
    “生态国家队”站稳脚跟

    盛夏,荆门市彭场林场,湿地松的海洋。
   
湿地松,抗旱、耐劳、耐瘠,适应性和抗逆力强,松脂和木材的收益率都很高,既是一种良好的园林绿化树种,也是俏销的经济树种。
   
林场经营面积1.8万亩,湿地松纯林约1.45万亩,但林场早已不靠此创收。“我们现在是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吃‘财政饭’,安心护林和繁育良种。”林场场长涂俊杰告诉记者。
    从砍树卖钱到一心护林、育种,涂俊杰的心中无限感慨。
   
林场最风光的时候是上世纪90年代,一年伐木2000多立方米,效益100多万元,职工收入可观。慢慢地,可砍伐的湿地松资源越来越少,虽有林业补贴,依然陷入亏损。2000年,林场近6000亩松林被划为省级生态公益林,采伐量开始调减。这也意味着砍树卖钱的日子即将走到尽头。
   
迫于生计,职工们只得纷纷离场务工,人心涣散。令人担忧的是,由于长期采伐,林场里的大树和天然林越来越少,剩下的林木多长势弱、材质差,植被蓄水能力在下降。
   
荆门市林业局和林场班子成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少老职工同样无奈又痛心。“人都管不了,还管树?”“我们这的湿地松,是湖北林业的一块招牌。难道就这么倒下了?”
    彭场林场的两难困境,是当时全省大多数国有林场的现实缩影。
    唯有改革,才能破局。
   
通过改革,国有林场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实现管理职能的全面转变。
   
全省224个国有林场中,有216个经优化整合重组,被定性为公益性事业单位,由财政拨款,功能定位为保护培育森林资源、提供生态公益服务、维护森林生态安全。
   
国有林场所办的学校、医疗机构(卫生室)和代管村,全部移交属地政府管理,剥离林场办社会职能,专心“养林护绿”。
    国有林场,作为“生态国家队”,脚跟开始站稳了。
    落实民生保障
    不必再羡慕外面的世界

   
改革对国有林场的属性进行了再定位,也对国有林场职工的利益进行了再调整。全省国有林场改革涉及近2.6万职工,他们何去何从,成为改革的焦点。“原本以为自己快一无所有了,没想到场里为我办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谈起改革,57岁的崇阳县桂花林场南山分场职工刘长胜不禁红了眼圈。
   
根据改革政策,216个公益性国有林场共核定事业编制数5419个、核定“以钱养事”等公益性岗位1644个。其他富余人员按照“内部消化为主、多渠道解决就业”和“以人为本、确保稳定”的原则妥善安置。同时,做好社会保险应保尽保。
   
桂花林场争取到104个事业编制。在尊重个人意愿的前提下,104人竞岗定位事业编制内人员,距法定退休不足5年的75人实行离岗退养,80人承包林场楠竹基地实行自主经营,3人买断工龄辞去公职,353名编外历史自聘人员依照法律法规终止劳动关系,各得其所。
   
刘长胜是林场的生产能手,楠竹种植经验丰富。改革中,他主动接受分流,承包经营30亩竹林。
   
当前,全省已安置国有林场富余职工6982人,其中政府购买服务1642人,按政策提前退休退养609人、内部退养553人,通过林下经济、森林旅游等形式转岗就业1652人,通过自愿买断劳动关系和其他渠道安置2526人,安置率达到93.3%。职工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参保率均超96%。
   
同时,各地积极将国有林场道路、通讯、供电、安全饮水、森林防火、管护站点用房等基础设施建设纳入政府建设规划,比照周边农村同等水平,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职工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有效改善。荆门市还将连接京山、钟祥和屈家岭管理区等地4个林场的主干道,建成荆门最美公路。
   
有保障,能就业,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居有所安。国有林场改革坚持以人为本,切实把解决职工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生活、就业、社会保障等利益问题放在突出位置,真正做到了暖人心、稳人心、得人心。
    探索长效机制
    实现生态与民生共赢

   
国有林场改革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套有利于保护和发展森林资源,有利于改善生态和民生,有利于增强林业发展活力的新机制。
   
省国有林场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刘新池介绍,目前,改革成效初显,下一步将在生态功能显著提升、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管理体制全面创新上继续发力。
   
当前,我省正在酝酿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国有林场管理工作的意见》,将建立促进国有林场健康长效发展的管理体制。
   
一批国有林场也已踏上创新管理体制的探索之路。宜昌市大老岭林场科学编制国有林场森林经营方案,先后争取项目资金5000多万元,完成人工造林近30万株,抚育3.5万亩,林场森林覆盖率、森林总蓄积分别达到98%、59万立方米,实现了森林数量和质量双提升目标。
   
黄梅县五祖寺风景旅游林场成立绿源界子墩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为下属的独立核算企业单位,通过承租、联营、合作等方式开展场外造林,拓展经营面积。公司基地种植规模达1500余亩,苗木市值达5000多万元,同时承接绿化景观工程851万元,预计年终可获利润200余万元,实现了林场增收和改善生态双赢。
   
钟祥市大口林场在保持林场生态系统完整性和稳定性的前提下,与汇源集团签约建设汇源生态产业园,通过租赁、入股、合作、特许经营等方式,有偿使用林场内除禁止开发区域以外的森林资源,用于发展苗木花卉、林下经济、林产品开发、森林旅游、森林康养等产业,盘活了森林资源,将生态效益直接转化为经济效益……
   
国有林场改革,涤荡了全省林业人的思想和观念,也激活了一度沉睡的林场资源。“生态国家队”重振雄风的曙光已在前方。(记者
汪彤)

  7月30日召开的全省生态环境保护大会暨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建设推进会,分析研究我省生态文明建设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安排部署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这是进一步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深化大生态战略行动的动员令,是建设新时代贵州生态文明的冲锋号。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生态文明建设年年都有重要指示和殷殷嘱托,要求我们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这为我们指明了前进方向、注入了强大动力、增添了无限信心。我们要紧紧围绕“九个深刻把握”,推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在多彩贵州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书写新时代贵州生态文明建设新答卷。 
  对贵州而言,建设生态文明,就是要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守好底线,走好新路。唯有坚持生态优先,守好生态底线,才能守住发展根基;唯有坚持绿色发展,守好发展底线,才能建设更优美的生态。要牢牢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树牢绿色财富观、资源观、开发观,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
  新时代贵州生态文明建设,既要集中力量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又要持之以恒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持久战。一方面,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五大体系”,实施“四个变革”,全力打好污染防治“五场战役”。另一方面,加快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用战略意识与使命担当,协同推进我省三大试验区建设。
  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要切实加强党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领导,坚决担负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强化“四个意识”,发挥“关键少数”的带头作用,用好考核评价这根“指挥棒”,建设一支生态环境保护铁军,实现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新作为。
  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贵州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全省上下要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牢记嘱托、感恩奋进,守好底线、走好新路,让多彩贵州天更蓝地更洁、山更绿水更清、空气更清新环境更优美,用实干和实绩书写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新答卷。(贵州日报评论员)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