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建成自然保护区380个,为科技特派员搭建精准对接舞台

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

  广东省林业厅厅长陈俊光25日表示,目前广东省共建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380个,是全国自然保护区数量最多的省份。
  广东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当天在广州召开,陈俊光在会上作《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广东省自然保护区保护与管理情况的报告》。
  陈俊光在报告中表示,广东380个自然保护区中,其中国家级15个、省级63个、市县级302个;按隶属系统分,林业系统290个、海洋渔业系统79个、国土资源系统6个、农业系统1个、中科院系统1个、未确定类型及隶属关系的3个。目前广东自然保护区的陆地管护总面积133.71万公顷,约占全省陆地国土面积的7.42%;海洋管护面积36.68万公顷。
  广东从1999年起在全国率先开始实施生态公益林补偿制度,并从2000年开始逐年提高补偿标准。陈俊光透露,2018年广东省级以上生态公益林的省财政平均补偿标准达到32元/亩,2018年至2020年将按每年每亩4元的幅度提高补偿标准;广东将积极探索自然保护区等特殊区域的生态公益林差异化补偿制度,逐步加大对特殊区域的支持力度。近期广东将明确拟选划粤北生态特别保护区的范围和实施方案,目前该项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陈俊光表示,按照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统一部署,今年下半年广东将组织开展全省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大检查,重点检查自然保护地管理机构设立、确界立标以及自然保护地本底等情况。针对自然保护区现行管理体制问题,广东将以机构改革为契机,结合自然保护地大检查,由新组建的省自然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牵头,会同编制、财政等有关部门,开展调研,编制工作方案,优化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的管理体制。
  此外,将开展广东省自然保护地立法前期研究,力争率先出台《广东省自然保护地条例》,规范全省自然保护地管理。(记者
程景伟)

   
100多家涉农院校,1000多名“三区”科特派,把产业扶贫和服务体系作为两大抓手,探索出“企业带动、产业推动、院(校)地联动、在线互动、创业拉动”的“五动”科技扶贫模式。
   
进入盛夏,记者来到四川甘孜州得荣县金沙江干热河谷瓦卡坝村、因都坝村采访,随处可见村民们热火朝天采摘葡萄的场面。满载丰收喜悦的三轮车驰骋在田间小道,将黑珍珠般的葡萄运入酒庄,车间里葡萄穗选、粒选、脱梗机轰鸣,车间外葡萄运送队伍络绎不绝,在科技特派员产业扶贫的助力下,小小葡萄成为贫困户脱贫的“钱袋子”。
   
从2015年起,四川省科技特派员们不仅“爬坡上坎”与农民面对面,还走进200多家涉农企业、专合组织,为生猪、猕猴桃等100个科技扶贫产业示范基地进行帮扶,更依托“四川科技扶贫在线”平台的4.1万名基层信息员,找寻精准扶贫需求。
    院地联动: 让“造血”能力生生不息
   
“我们这边林地里有种像土豆一样的东西,可以卖钱不?”2016年9月的一天,四川省农科院李小林博士接到凉山州金阳县农技人员的求助电话。李小林团队随即对样品的分子和营养成分进行检测,最后证实这是珍贵的食用菌——松露(块菌)。
   
两年后,该院食用菌研发团队已在当地建立2个松露(块菌)栽培基地,1个松露(块菌)抚育基地,同时示范栽培羊肚菌100余亩,推广带动羊肚菌种植1000余亩,一个崭新的食用菌产业正在当地兴起。
   
近年来,在四川高原藏区、大小凉山彝区、乌蒙山区和秦巴山区四大贫困片区,食用菌致富的传奇故事随处可见。而它背后是四川省农业科学院食用菌扶贫团队的身影——由该院土壤肥料研究所所长甘炳成研究员牵头,院内国家食用菌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等科研人员组成的团队,正通过品种引进、技术培训指导、示范栽培等多种方式推动四川省贫困连片区域的食用菌产业发展。
   
从2016年起,该团队在四川叙永县、古蔺县科技扶贫的故事为当地百姓所乐道:2016年2月在团队成员李小林牵头下,羊肚菌栽培在叙永县水尾镇广木村首次实现零的突破。“试种面积7亩,亩产均达350斤,亩纯收入达1.2万元以上,村里的积极性一下被带动起来。”参与试种的贫困户周忠永说。
   
这仅是开始。同年4月,团队谭伟研究员“趁热打铁”又向该区域引入了灵芝栽培5亩、毛木耳1万袋;而到了去年10月,团队黄忠乾副研究员等又将羊肚菌试种范围扩大到15亩,并通过“村资公司+贫困户”“专合社+贫困户”的模式,让贫困户参与种植以获取劳动报酬和年底分红。
   
截至目前,食用菌团队已带动当地实现直接产值200余万元,辐射周边农户实现经济效益1000余万元;直接帮助10户贫困户脱贫,一个贫困村脱贫。目前,叙永县已将食用菌定位为该县主导产业,开始建设年产1400万袋的黑皮鸡枞工厂,并开展了“水尾镇珍稀食用菌特色产业发展”的规划。
    在线互动: 让智力资源“能聚能散”
   
正值盛夏,广元市苍溪县元坝镇风光村白明邦家的柚子园即将丰收,虽然每株果树都有木棒撑果,但足球大小的柚子仍把枝条压弯了腰。然而,前几年,白家柚子园却不这样——柚子树虽然长势良好,可年年开花少、结果少。
   
“当初采购柚苗的时候我特地请教了其他种植大户,这土地也没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去年2月,带着疑问,白明邦打通了四川科技扶贫在线苍溪平台的电话。
   
3天后,平台安排了县农业局吴世权、周兵两位科技特派员赶赴现场。一番调查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一是石硫合剂涂树杆的时间不对;二是修枝不对,该剪的水枝没下,却把花枝给剪了。专家迅速开出“药方”:对石硫合剂进行降解处理,喷催花叶面药以促进开花结果。
   
如今,白明邦家果园的产量比往年翻了几十倍,远超当时科特派“每株挂果25公斤”的承诺。
   
2016年,“四川科技扶贫在线”平台开通。该平台依托“专人收集、专门体系、专业分诊、专家服务、专项激励”的管理机制,正为各级科技特派员的扶贫工作提供支撑。
   
目前,平台从驻村农技人员、第一书记、大户等群体中遴选4.1万名信息员,专门收集贫困地区的科技需求,开设类似“110警务中心”的智能专业分诊,确保最合适的专家以最快的速度处理问题。
    产业推动: 提供“全链条”帮扶服务
   
“高博士,尝尝我们的苦荞茶新产品。”凉山州越西县福银苦荞食品董事长沈福银端起一杯芳香的苦荞茶递给正在和生产技术员进行交流的高佳。
   
作为四川省农科院加工所的一名副研究员,高佳常年从事农产品采后的贮藏保鲜与加工技术研究和推广工作。2016年,她被派到凉山州越西县,协助地方龙头企业开展苦荞新产品的研发和技术指导工作。
   
荞麦是当地主要经济作物之一,栽培面积达11万亩以上,但加工技术跟不上、产品种类单一,这一度成为荞麦加工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为此,高佳带领科研团队开始了“全链条”科特派服务,从产地品种调研、筛选、加工设备改进,到生产工艺优化调整、产品配方研制、营养指标分析测试,再到工艺技术培训、新产品试生产、市场调研和推广等,使当地龙头企业的福银苦荞经济效益一路飙升。
   
2015年以来,四川科技管理部门已在四川动员200多家农业企业(专合组织)通过“企业+专合组织+农户”等模式带动贫困户脱贫,这也为科特派找到了精准对接的舞台。
   
“贫困地区往往具有资源优势禀赋,而发达地区的农业企业转型发展,需要特色优势资源和安全的原料基地。推进科技扶贫过程中,特技特派员能够为双方起到‘桥梁’作用。”四川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企业带动、产业推动、院(校)地联动、在线互动、创业拉动”等“五动”模式搭建的平台,已经直接带动2万名贫困人口脱贫,辐射带动近10万贫困户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同时四川各地正涌现出了一大批科技特派员依托“五动”模式扶贫的鲜活案例:四川农业大学科特派团队为每个深度贫困县量身定制了一套农业产业发展规划,四川省农科院成立了160余名科特派组成的科技扶贫专家团,四川省畜科院科特派团队与省内40多个贫困县签订了合作协议。(记者
盛 利)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